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
  • 电话:022-24173530
  • 手机:13102247288
  • 传真:022-2728822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港六现场开奖结果
粟裕与陈毅真实关系许世友为什么不服粟裕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09-11  浏览次数:

  香港码开奖结果993366粟裕和陈毅在解放战争中创造了光辉业绩,二人被称为“陈不离粟、粟不离陈”的一对好搭档。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不久,蒋介石调集500万大军,发动了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和决定成立五大野战军。

  其中,山东解放区的野战军和华中解放区的野战军合并后,成立了华东野战军。发来电报说:在陈毅领导下,司令、政委由陈毅一人兼,战役指挥由粟裕副司令负责。

  “陈不离粟、粟不离陈”是在解放战争那个特定的历史阶段,他俩调到一起后,自然而然形成的。1946年10月1日,陈毅给军委发电报说:“华野、三野统一指挥”,“在军事上多由粟下决心”。

  (《粟裕回忆录》第407页)1946年10月15日,看了陈毅10月1日的电报后回电说:“在陈毅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负责,战役指挥交粟裕负责。”

  粟裕看到、陈毅电报后说:“现在中央、陈毅同志要我担负这个重责,我决心竭尽全力挑起这副担子,使陈毅同志用更多的力量抓全局。”(《粟裕回忆录》第407页)陈、粟调到一起后,仗越打越好,歼灭的敌人越来越多,“陈不离粟、粟不离陈”这种提法就越叫越响,越传越广了。

  时间虽然过去六十多年了,但最近我问了在华东战场战斗过的两位老同志,一位是三野司令部作战科参谋袁仲仁同志,另一位是六纵队作战科副科长恽前程同志,他们都还清清楚楚记得这个流行的说法。

  某日,将军率华野九纵于行军途中,接华野司令部电话:命令部队返回原地。将军夺电话曰:“你们只晓得在地图上一卡一卡的,当兵的是两条腿。”言罢怒摔话筒。对方者谁?大将粟裕。

  许世友将军是我军的一员猛将,他性格的刚烈程度,在我军55年授衔的1600多位开 国将帅中,绝对是位列三甲。他暴烈的性格使他不轻易服人,别说是十大元帅十大 将他不服,当年在延安时,他连毛主席都要杀掉。张国焘得势时他服从张国焘。他 要杀掉毛,毛取得斗争胜利后他效忠毛周。

  良固战役后,我军发起济南战役,拉开了攻克大城市和战略反攻的序幕。 在济南战役中,许世友将军再次耍“宝”。以攻城总指挥自居,不服从整个战役的 战略指挥,不服从命令,毫无战斗协同意识,搞什么“助攻”变“主攻”,预备队 变主力等等不计后果、不顾及全军的配合协调。

  不考虑战区指挥员的作战意图,搞得前线将领不知道谁指挥谁。虽然济南战役最后我军取得了胜利,但战区指挥员决 定要将许“撤职查办”了。因为象许世友将军这种只逞个人英雄主义,不顾及全军 的配合协调,自以为是的前线将领如果不把他撤职了。

  今后的大兵团作战中,全军覆没的将是我军。为此,济南战役后,许世友将军被“撤”了。许世友将军的部队 (也就是有人大谈特谈的不受粟裕指挥的山东兵团)编入了宋时轮将军的部队。许世友将军离开了作战指挥位置,从此没有出现在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大决战中。

  没有参加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京沪杭战役等等一系列的两军大决战。这是许世友将军没有战略眼光的后果,也是许世友将军和粟裕大将的恩怨的所在。

  红军时期,许世友将军的级别甚至比粟裕还高,可济南战役后,粟裕把许世友“撤 职”了,把许世友的老部队编给了别人,几乎终结了许世友将军的军事生涯。

  官大一级压死人,粟裕大将能在猛将如云的年代出类拔萃,别以为粟裕是吃素的, 许世友将军的战场抗命,这在战争年代是可执行战场纪律的,如果没有毛的宠爱, 如果换一个人,老许也可能早就被粟裕枪毙了。

  也正因为如此,许世友将军不但没 能参加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大决战中,而且在1949年的全军整编时, 与许世友将军同 一时期同级别的人都当上了兵团司令员和政委,唯独许世友没有当上兵团司令员和 政委,在55年授予上将军衔的57人中,许世友将军的排名也是靠后的。

  许世友将军,貌黑多髯,尝习武于少林寺。性刚烈勇猛,人称之“猛张飞”、“活李逵”。尤好酒,不可一日无酒。晚年生肝病,医生劝其戒酒,曰:“不喝酒宁死。”将军病重期间,常出现肝昏迷,医生想尽办法均无效,然以棉花球蘸茅台酒,轻搽其唇,竟苏醒。

  红四方面军曾发戒酒令,而将军可以例外。行军,挑夫担酒;打仗,豪饮不误。众将领不服:“他能喝酒,我们为什么不行?”张国焘反诘曰:“你们有许世友的酒量吗?”众皆哑口无言。

  南京军区原党办秘书王宣言:与许世友将军喝酒,最难应付。将军海量又强词夺理。每宴,必先自己满饮一杯。劝酒时,若你曰:“不会喝。”将军曰:“你怕老婆。”若你曰:“身体不好,医生不让喝。”将军曰:“你怕死。”故你不得不喝。此时,将军又曰:“你明明会喝,弄虚作假,罚酒三杯。”

  1936年,将军升任红四军军长,其时红军规定,军以上干部可以结婚。红四军政委王建安向将军道喜曰:“恭喜,你可以结婚了!”将军张嘴瞪眼曰:“员,还能干那吊膀子事?”

  1941年3月15日,将军率部攻大牙山。将军为部队作动员,寥寥数语,闻者印象极深。将军脚蹬草鞋,腰佩大刀,跃上八仙桌,挥拳曰:“此仗,只许进,不许退。动摇军心,杀头。消极避敌,杀头。见死不救,杀头。临阵逃脱,杀头。”是役,大捷。

  1946年11月,将军指挥部队攻灵山,天忽下雨。作战参谋问:“下雨了,还打不打?”将军反问:“下不下刀子?”参谋无以应答。将军曰:“不下刀子,就给我打;就是下刀子,也给我往死里打!”是役,大捷。

  展开全部粟裕和陈毅两人曾经有很大的矛盾,一次是粟裕七战七捷的时候两人分道扬镳,另一次是山东解放区时中央出面调解两人的工作分工,并最终把陈毅调离三野但在粟裕要求下陈毅虽然不在三野依然做为名义上的三野最高领导,并在建国后平元帅时毅然退出,才使得陈毅作为三野的唯一代表顺利当选十大元帅之一。他们后来结成了儿女亲家。所以从这个脉络来看粟裕与陈毅最终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个过程中陈毅其实相当大度了,一般人哪受得了这种羞辱,当然粟裕为人真的好的让人没话说。他们最终的和解也代表了三野作为一个军队内部重要的势力在军内站稳了脚跟。要不然按照一野彭大元帅的跋扈,四野林大元帅的目空一切的资历品性,三野出身的干部根本就不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其中就包括许世友。许的资历固然很深,可是在四野,一野里面比他资历更深,军功卓著的名将比比皆是,许作为四方面军出身的旁系将领最后成为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固然有许世友忠心耿耿的原因,更主要的还是三野系统的干部整体上在建国后一直都是一个稳定力量,很少拉帮结派,这与四野干部是不一样的。

  至于许世友不服粟裕这个很正常,其实粟裕作为建国两大名帅之一,他的资历太浅薄了,本身不过是毛主席警卫员出身,而且在红军时期几乎默默无闻,别说许世友了,当时山东解放区里大部分人都不服他。军队就这样,资历不足根本就别想驾驭军队。后来朝鲜战争,身体不好,本来要粟裕上的,可是粟裕去东北走了一圈,回来说身体不好了,其实是压不住那些四野的骄兵悍将。一直到前些年,媒体上还在喋喋不休地说是军神,说他指挥了淮海战役。其实就是明目张胆的号夺粟裕的军功,其实说白了就是欺负人了。淮海战役其实除了双堆集一战是中原野战军打的,其他的活可都是三野自己干的。

  粟裕和陈毅两人曾经有很大的矛盾,一次是粟裕七战七捷的时候两人分道扬镳,另一次是山东解放区时中央出面调解两人的工作分工,并最终把陈毅调离三野但在粟裕要求下陈毅虽然不在三野依然做为名义上的三野最高领导,并在建国后平元帅时毅然退出,才使得陈毅作为三野的唯一代表顺利当选十大元帅之一。他们后来结成了儿女亲家。所以从这个脉络来看粟裕与陈毅最终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个过程中陈毅其实相当大度了,一般人哪受得了这种羞辱,当然粟裕为人真的好的让人没话说。他们最终的和解也代表了三野作为一个军队内部重要的势力在军内站稳了脚跟。要不然按照一野彭大元帅的跋扈,四野林大元帅的目空一切的资历品性,三野出身的干部根本就不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其中就包括许世友。许的资历固然很深,可是在四野,一野里面比他资历更深,军功卓著的名将比比皆是,许作为四方面军出身的旁系将领最后成为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固然有许世友忠心耿耿的原因,更主要的还是三野系统的干部整体上在建国后一直都是一个稳定力量,很少拉帮结派,这与四野干部是不一样的。

  至于许世友不服粟裕这个很正常,其实粟裕作为建国两大名帅之一,他的资历太浅薄了,本身不过是毛主席警卫员出身,而且在红军时期几乎默默无闻,别说许世友了,当时山东解放区里大部分人都不服他。军队就这样,资历不足根本就别想驾驭军队。后来朝鲜战争,身体不好,本来要粟裕上的,可是粟裕去东北走了一圈,回来说身体不好了,其实是压不住那些四野的骄兵悍将。一直到前些年,媒体上还在喋喋不休地说是军神,说他指挥了淮海战役。其实就是明目张胆的号夺粟裕的军功,其实说白了就是欺负人了。淮海战役其实除了双堆集一战是中原野战军打的,其他的活可都是三野自己干的。

  粟裕已经去世了,纵观他的一生,他与党内其他的大部分将领是不一样的,他是一个纯粹的军人,没有任何政治追求的军人,他低调质朴忠诚且才华横溢,他对于解放军军事思想的贡献仅次于林大元帅。粟裕资历比许高得多:1930年底,粟就是师长,这个时候许是啥职务?1945年七大,粟是中央候补委员,许是啥?粟在1941年就是新四军战功最大的一师师长,手下辖几个旅,这时候许是啥职务?1946年初,粟部六万人北渡长江,三个主力纵队,许有几个人?46年粟为华中野战军司令员,许是啥?47年初粟为华野副司令员,许是啥?48年粟为华野代司令员代政委,前委书记,许是啥?50年粟为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许是啥?1954年粟为总参谋长,许是啥?八大粟为中央委员,许为候补委员,怎么好意思和粟比资历?

  展开全部正本清源:从三个明显的说谎事实,剖析张雄文造谣说谎、还乱删反对意见(用口水与文字、生造出官方不认的“无面元帅”,挑战中央决定权威、无视中央授予十大元帅的历史客观事实)——张雄文实际为了个人名利,陷粟将军于不义、陷粟将军于D中央的对立面。

  1) [关于共和国的元帅评选]:活生生用口水与文字,张雄文生造出“没有官方认可的”自封无面元帅。据张雄文自己说,粟将军夫人还将他那本“利用和平年代里的、吹捧说谎、诋毁领袖”的书,放在枕头下。

  “说话风吹过、做事有效果”,相对于“做什么”——“说什么”重要吗——事实是,明明白白的事实是,元帅共有10位(不是只有5位,也不是有3位,更不是只有1位),10位中都没有粟一个名额——跟这客观历史事实比,任何口水有意义吗?任何人的似是而非听说过,有任何意义吗??

  扯出师哲、李银桥等人听说过的口水(且不说是否真实),能真实反映毛主席的意愿与的决策?师哲、李银桥等人,算多大的葱,能作毛与的证、能反映毛的真实决策与想法??再退一步说,封帅、封将这么大的事,不在军委会上或政治局会议上讨论与纪载,却要与师哲、李银桥等这样级别的人闲聊;就算闲聊中提到了即兴之言,那能算数吗?有多大效用?

  再再退一步说,真要比说法与说过什么:与毛主席诗词里天下闻名的“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对彭帅的无与伦比的溢美之词相比,毛对粟将的言语、说话、闲聊中的评价,怎么也要差好几个档次吧??彭帅,从井冈山、反围剿、长征、抗日、解放、抗美等等(尤其是抗美援朝,真正让自鸦片战争以来的东亚病夫民族,扬眉吐气!),各个不同时期、数以十年里、均是毛最倚重的人,彭的军事阶位与军功 林总 + 刘帅 + 粟将,这样一个刚正不阿、为民请命的人(民,又为他做过多少?良心啊!),张雄文为吹粟、极尽诋毁贬低彭,太无良了!

  再再再退一步说,粟将58年即被毛定性“军中坏人”(这事实,无法抵赖吧?),那次成都的扩大会议、是毛授意彭主持的(注意:是会议,彭无权独立作主!),如果毛真觉得搞错了、真那么欣赏粟了,彭倒台后正好推彭身上、甚至可以重用粟(注意:是重新启用,不是倚重使用;事实是,二者都没有!),以毛之精明、做个顺水人情又何妨?可事实呢,粟何时才平反?隔了几十年?!那是几乎完全弃之不用啊!

  再再再再退一步说,明明白白的事实是,官方正式文献里(不是路边社、以及什么苟P文人花钱猎奇搞怪出的书),初始的元帅候选人里本就没有粟(有周、邓)!事实上,官方信息可考证的整个过程中,事实结果上粟不是元帅、中间过程粟也没列入正式名单。是毛不会论功行赏,委屈粟了吗?还是新中国的首次开国授衔是儿戏,以论资排辈、搞关系为主(扯淡什么会不会争功、懂不懂政治,太搞笑;开国大业、论功行赏,岂是网络流氓能以搞关系如此低俗化、来诋毁揣测的)?搞笑,反逻辑啊!

  2)[中央多次关于出兵朝鲜的会议,一次也没通知过粟参加]:粟是“林提名”当预备性的东北边防临时军司令的,那是林提名/周主持的7月初早期会议,毛根本没参会、只是事后同意林提名而已——却一再被说谎成毛点将粟、甚至林/彭都成了粟的替补,真不要脸(不是某些关系人,请文人编故事,文人能那么无耻,编出这么违反逻辑、违反常识的笑话???)!

  文人编造故事,造谣毛点粟将挂帅朝鲜(将“预备性的边防军、混淆为正式出师的志愿军”,时空穿越、造谣说谎;再退一万步说:替补,仅仅是按时间先后定义的吗?偷换概念,太不要脸!)。但客观事实是,线月决心决策出兵讨论时,中央“多次关于出兵朝鲜的会议、一次也没通知过粟、粟一次也没参加过入朝作战的决策讨论”——这才是真正的历史事实——粟副,“连当个参谋、参加讨论、出个主意的资格都没有”,根本没入毛与的法眼、更别说挂帅了(别用病作借口,粟早在8月底左右、早就回到工作岗位上了,说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吗?反逻辑啊!)。

  时常越级打电报、好大喜功的粟副司令/第二副政委,毛主席定性为“军中坏人”、陈老总说他“阴”——这是不是事实?能不能让人说?——与彭聂陈徐三个半元帅都搞不好关系,与许世友、谭震林、叶飞、、宋时轮、张爱萍、陈士渠、黄野松等下属也搞不好关系(张雄文,居然扯淡人性与人品、攻击如此多华野旧部,真贼喊捉贼!请参考张雄文“无面元帅”的原书!),在领导与下属都不太鸟粟、粟不能服众的情况下,战都是粟独自打的?反逻辑、反常识啊!为了哗众取宠、猎奇搞怪、卖书赚钱,张雄文甚至以诋毁毛、东扯西拉林帅当垫脚石(林就罢了,但诋毁毛的书,要不要追责?)来抬高粟,脱离事实、丧心病狂!

  好在,文章发表了就是证据与事实、抵赖不掉,与随口说话扯淡不同,请文人造谣说谎,就是某些人阴险皮厚的证据!

  3) [粟裕智擒张辉瓒]:这个笑话、已臭大街了(文章发表了、就是证据,再撤回、晚了!),是粟将的造谣吹捧者说谎、争功的又一明证(多份党史资料与文件,以及毛、朱送的怀表在“军事博物馆的证物”,证明张辉瓒是红四军手下的王良师长活捉的!),人品低下可见一斑!

  张雄文这样明目张胆的说谎造谣,没有某些关系人或家人的指使与纵容、甚至是拿钱奉命说谎吹捧,可能吗?不能让人质疑吗??

  若真没人背后指使与操纵,张雄文这样搞怪猎奇、哗众取宠,实际上就是为了个人名利,陷粟将军于不义、陷粟将军于D中央的对立面。

  本不想用粉或黑这样的空洞字眼、来定义人的复杂多维行为,但象张雄文这样明显的说谎造谣,若真不是为了他个人名利炒作、或是得人钱财受命吹捧,仅仅是因为个人信仰而“粉”,张雄文对粟将军的伤害——那可真是应网友所言,“一粉顶十黑”了。